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专区 > 武侠玄幻 > 鹿鼎外传之师徒乱伦


话说韦小宝被九难师太从五台山抓走之后,以他的如簧巧舌编了一番三分真七分假的话,九难虽行走江湖几十年,但从未遇到这般狡猾的少年,也就相信了他。二人一同北上,韦小宝身边带着几十万的银两,一路上都是上好的素斋和茶水,毫不吝啬,也不是他大方,实在是因为九难的美色。看官要说这九难都一把年纪了还有什么美色?其实不然,清兵入关时,还是大明长平公主的阿九(参看金庸《碧血剑》)才十六岁,如今康熙即位也才数年,粗略算来这九难师太刚三十八岁而已。由于还是处子之身,又长年习练内家气功,姿色竟丝毫不逊于当年,且更多了一份成熟之美,虽断了一臂,又穿的是僧袍,仍难掩那一份清丽中透着成熟的美态。不要说韦小宝这样的少年着迷,如果是袁承志重履中土,那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她的。韦小宝整日对着个大美人,心中着实舒畅,那还计较什么银子。反正是好的、师太喜欢的都流水价地买来。你还别说,这小子真会讨女人欢心,在丽春院里没白呆。   九难原本就是金枝玉叶,什么好的没尝过?这么多年江湖中风餐露宿虽习惯了,这下仿佛又回到当年,嘴上不说,其实心中又何尝不快乐呢。自此,对韦小宝是另眼相看。   九难原本打算杀了皇帝后,在父皇的忌日到北京煤山上去拜祭一番。这下皇帝是没杀得了,反而捉着这么一个讨人喜欢的少年,日子离父皇忌日还早,也就不着急。韦小宝心知没什么危险,又怕皇帝找着他让他去当和尚,干脆安下心来陪着这个大美人尼姑。二人一路慢慢行来,好似游山玩水一般,从山西一直走了一个半月才到了直隶(今河北)境内。   二人到了一家客栈,韦小宝知道九难爱清静,便包了后院小楼住进去。韦小宝打点好伙计,嘱咐他别让人来骚扰,再给九难沏了一壶好茶就上街去买些精致的点心和素斋。这一个多月一直如此,九难也不去管他,只叫伙计打来热水,准备沐浴。韦小宝到得城中有名的“胜月斋”买了些点心,本还想去逛逛,只觉浑身燥热,心中不禁骂道:“辣块妈妈!五月间就这么热!”当下也无心逛街,提着点心回到客栈。   小宝上得楼来,正准备敲九难的房门,只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,知道九难在沐浴,不禁心中大喜,立刻脱掉靴子提在手中,悄悄来到隔壁房间,用匕首在墙上挖了一个小洞。他那匕首削铁如泥,挖洞时竟没有半点声音。他摒住呼吸睁着一只眼朝那洞中望去。果然,九难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着。以韦小宝在丽春院里丰富的偷窥经验,这洞挖的正是地方,在衣柜和床之间,不易被发现又能看得清楚,小宝心中不禁得意起来:“乖乖隆地冬!这才是我韦小宝的真本事。”   九难已有几日未曾沐浴,这下洗得浑身舒爽,恨不得在浴盆中睡上一觉,以她的功力竟未发觉隔壁那个呼吸急促的小子。只见九难用仅有的一只左手在身上擦洗着,脸被水的热气蒸得红红的,如凝脂一般的皮肤由于用力摩擦的缘故也透着一丝粉红色,右肩断臂处早已长得十分光滑,只比周遭的皮肤稍红,除下了僧帽的光头竟比满头青丝更让人着迷。小宝直看得血脉忿张,也顾不得眼睛酸痛,只死死地盯着那满是肉香的胴体。只恨水面下的大部分身子看不见,心里着急得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。   一会儿的工夫,小宝的阳具早已涨得如铁棒一般,他一边用手搓着,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,生怕错过了一点。隔壁房中的九难浑然不觉,拧干了汗巾,站起来擦身子。虽说已到中年,可仍是处子的身体很是争气,饱满的双乳圆润、坚挺,纤腰、丰臀、玉腿构成诱人的曲线,小腹平滑而没有一丝皱纹,下腹三角区一片阴毛如黑色毯子似的掩住那诱人的地方,笔直的双腿线条优美。待得九难迈出浴桶,那一双天足也是娇巧玲珑,浑身上下除断臂之处竟无一点瑕疵,端的是如无双美玉一般,何曾象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。这下可苦了隔壁的小宝,看着九难慢慢地擦干身子,开始穿衣服,那双乳象两只小兔子一般可爱,让人看了就消魂的“玉门关”更是若隐若现,小宝的手动得愈发地快了  。好容易等九难穿好僧袍,小宝这边也终于告一段落,只可怜雪白的墙壁上多了好些物事。  说实话,这些天来小宝已把九难当成了自己的妈妈(当然不是扬州的那个,而是每个孩子都梦想过的仙女似的妈妈),或者是和蔼的大姐姐。可到今天,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尤物啊!看着九难穿上了僧袍,宝相庄严,小宝的心中却仍是那旖旎的风光,他不禁暗暗咬牙:“老子一定要把她弄上手!”   想想倒是简单,可具体怎么办就为难了。头皮几乎挠破了一层,终于终于,他想起了丽春!院里逼姑娘“下海”的办法,三分蒙汗药加七分春药保证让人服服帖帖,他老娘早就把这办法教了给他,好方便以后开妓院,谁成想先用到佛门弟子身上了。当下,小宝计划好了一切(真是个采花的好料),先将点心送给九难,也不敢多看这刚出浴的美人,马上退将出来。到城中最好的药铺,用二百两银子疏通掌柜,要了最好的蒙汗药和春药,按“蜜方”配好,装在纸包里,又去喝了二量酒壮壮胆,这才回到客栈。   好容易捱到天黑,小宝下厨指点伙计做了几样小菜,又亲自把药调匀了放在每个菜和茶水里,当然是加料再加料的,谁让九难是武林高手呢。   韦小宝强忍着激动,调匀了呼吸,把饭菜端上楼去。九难正打坐完毕,见几样小菜倒也精致,加上今天沐浴得痛快,心情大好,叫小宝坐了一边相陪,便吃了起来。   小宝假意每样都吃了一些,其实只是挑些不进药味的辣椒之类下饭,而对九难又是斟茶,又是介绍菜的来历、做法。九难见他细心烫贴,心中倒也受用,菜啊、茶啊吃了不少。小宝一看时机差不多了,药的分量也该够了,立刻以手捂头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师 太,菜 里 有 药 ”说完就倒在了地上。他的演技倒也了得,想当初连海大富这样的老江湖也不易发觉,更别说九难这样老是对着青灯古佛的“假”江湖了。九难一看,心中不免一惊,忙运气护体,谁知这一运气,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小腹冲向全身各处,身体一阵躁热,头也有些晕了,硬挺着提起一口气,抓起韦小宝,刚放在床边,就浑身一软,倒在地上。小宝大喜,试着喊了几声师太,见没反应,跳将起来,把九难抱到床上。   小宝忍住心中狂喜,飞也似地脱光了自己,跳到床上,先取下九难头上的青步帽,抱着光头又亲又咬(当然不是